无律师县时代是如何终结的

  • 1623314698

  2016年3月30日,在北京开幕的第九次全国律师代表大会上,全国律协介绍,截至2014年6月初,全国174个县的无律师问题已全部得到解决,在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律师法律服务在县域层面的全覆盖。
  无律师县多在西部
  “一个地方不能没有律师,就好像一个地方不能没有医生一样。”每每谈到这番话,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长王俊峰总不免会提高分贝,因为在他心里,无律师县问题一直是必须要解决的“头等大事”。
   根据官方统计,截至2013年7月,全国共有174个县没有律师,其中既无律师事务所又无律师的132个,有律师事务所而无律师的42个。
  法治周末记者从全国律协处得到的资料显示,与东部不少发达地区的法律服务业务相比,无律师县在中西部12个省(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占比超过了85%。
  在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看来,无律师县多在西部,主要是经济原因所致。
  经济落后地区受教育程度也普遍偏低,这会导致法律人才的匮乏;此外,在经济欠发达地区,民众一般不会把钱用到打官司、请律师上,即使有律师也会面临因没有案源而难以维持生计的问题,最终只得选择离开而奔赴经济发达地区。
  “律师是国家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发展中的重要一环,也肩负着满足人民群众法律需求、落实国家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等众多使命,无律师县的形成,无疑会极大阻碍国家依法治国的发展步伐。”朱征夫的话指明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必要性。
  对这一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明确提出,要加快解决有些地方没有律师和欠发达地区律师资源不足问题。
  司法部部长吴爱英也多次召集全国律协调研论证,要求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尽快解决无律师县问题。2013年7月,司法部制定了《关于加快解决有些地方没有律师和欠发达地区律师资源不足的问题的意见》。
  在国家的高度重视和顶层决策的指挥下,全国律协开始着手解决无律师县的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从全国律协处了解到,自2013年以来,司法部、全国律协便开始针对无律师县的不同地域特点采取了诸如组织安排优秀律所到无律师县设立分所、开展“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选派援助律师到无律师县志愿执业等多种措施。
  经过一系列活动,截至2014年6月,全国174个县无律师的问题已全部解决。
  琼结县的首位律师
  西藏自治区曾因有74个无律师县,而成为了全国无律师县数量最多的地区。
  “感谢国家政策的扶持。”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西藏律协秘书长何宁寿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如果没有国家政策和全国律协的大力帮扶,西藏是很难脱离无律师县尴尬境地的。”
  “西藏无律师县现在基本都是靠派遣志愿律师的援助解决的。”何宁寿告诉记者,西藏很多无律师县不仅经济落后,地理条件也很恶劣,尽管国家鼓励一些大型律所在这些地区设立分所,但不论在操作层面还是从以后分所发展前景来看都比较困难,派遣志愿律师对西藏来说则更为快捷有效。
  北京亚东律师事务所律师郭宏正是2014年全国律协第一批援助西藏的志愿律师。
  “这是职业价值的一种体现,当我看到全国律协在网上发布的律师援藏宣传后,就报了名。”和法治周末记者谈起2014年的那次选择,郭宏的声音中依然充满了坚定。
  作为一名女律师,郭宏说服了不理解的家人,也做好了应对当地艰苦生活条件与随时可能遭受高原反应侵扰的准备。2014年3月8日,她和全国各地招募来的51名志愿律师奔赴了青海和西藏的无律师县。
  郭宏援助的地区是人口不到两万人的西藏山南地区的琼结县,在她到来之前,这里还从来没有过一位执业律师。
  “没律师不代表这里没有法律需求。”郭宏还记得到达琼结县的当天,县司法局局长刘志相眼中激动的神情,刘局长亲自蹲在地上为她安装鞋架的举动更是令她感觉到他是真的期待志愿律师能够为这里的法治工作提供帮助。
  有纠纷私下解决;实在需要打官司也是通过咨询县法院的工作人员,自己写诉状;县司法局只有四五名工作人员,对非常专业的法律知识也很欠缺。
  在了解到当地的法律状况后,郭宏便作出了第一个决定,亲自走访每家每户。
  “支援律师不能被动地等民众来找你,因为他们还不了解、不信任你。要通过深入走访和民众建立联系,并了解发现他们的法律需求。”郭宏觉得,这可以作为给所有援助律师提供的经验。
  一周多的走访下来郭宏发现,琼结县治安比较稳定,已连续5年没有任何刑事犯罪记录,民事案件平均每年也仅有十几件。
  但她发现,由于当地群众对法律知识的欠缺,很多家庭的组建没有经过民政部门的婚姻登记,因此家庭纠纷和子女抚养问题并不鲜见。
  为此,郭宏将工作重心放在了普法上,在学习了解了当地的风俗及特殊规定后,她开始在单位、学校、村子进行普法讲座,尤其针对婚姻与妇女权益保障等内容作了详细的解释。
  民众从最初的不感兴趣,到后来听的人越来越多,一次普法会后,一个当地妇女跑来向郭宏咨询如何进行婚姻登记的补办。郭宏知道,法制观念已经开始在这个小县城逐渐形成了。
  一通琼结县政府的求助电话则令郭宏深刻感到,政府工作同样需要法律援助。
  那是县政府信访科打给郭宏的电话,希望她帮忙解决一个上访问题。事情并不复杂,一位包工头承建了一个工程,工程还在质保期内,他就以还欠着工人工资为由要找政府把质保金领走。
  在向工头讲明了相关法律规定后,问题迎刃而解。这时郭宏才得知,该包工头已经为此上访了半年之久,但对法律政策并不熟悉的县政府一遇到上访就觉得自己“理亏”,事情这才越拖越大。
  这件事后,郭宏成为了县政府的法律顾问,除了为工作人员普及法律知识外,也为政府所做的行政决定把好法律关。
  不只是法律帮扶
  做好法律服务是律师的本职工作,但在郭宏看来,援助律师的工作绝不仅如此。
  在最初的走访中,郭宏遇到一个5口之家,其中一个叫次仁拉宗的姑娘下肢患关节结核病已经15年了,由于家庭条件非常困难,女孩的病情在不断恶化,但为了供弟弟上大学,她还忍受病痛在县青少年活动中心做门卫工作。
  为了帮助这个家庭,郭宏帮次仁拉宗在县农业银行(601288,股吧)开了一个账户,并通过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号召社会捐款,很快便得到了很多好心人的资助。
  “这样的贫困家庭并不是个案。”郭宏开始不断收集一些有需要的家庭资料,并发动身边的朋友,带动起很多志愿律师一起为当地的困难家庭捐助。
  “援助工作是一项公益事业,不能带有完成任务的想法,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应尽可能去帮助有需要的人。”郭宏强调,这也有助于援助律师更好地融入到当地民众之中,对法律工作的开展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郭宏还记得,有一次她带着物资去加麻乡为20户困难家庭分发衣物,返程时村民们自发地为她献上了哈达,当整整20条哈达戴到脖子上时,郭宏哭了。“我感到自己真正融入了他们。”
  渐渐的,喜欢喝茶的郭宏发现自己在茶馆喝茶后很少需要结账了,因为每次喝完茶,老板都会告诉她已经有当地居民帮她付过了,而她也渐渐从最初人们口中的“郭律师”变成了“郭姐”。
  在为当地居民解决法律、生活难题的同时,郭宏经常会向他们介绍国家对当地的优惠政策,比如西藏地区的公务员或企事业单位职工伤亡抚恤金要高于其他地区等。
  这不仅是为了方便民众今后的维权,更能让这些因受到地域和经济发展所限,而无法第一时间得知国家相关政策的当地居民了解到国家对他们的关心关注,有助于加强民族团结和维护国家的和谐统一。
  “输血”“供血”相结合
  2015年3月,琼结县迎来了新的援助律师。
  “解决无律师县问题不是面子工程,而是一项长期的工作规划。”朱征夫告诉记者,全国律协一直在持续进行着派遣志愿律师等活动,不断巩固工作成果。
  不过,无论是派遣志愿律师,还是鼓励设立分所,这些举措都是以外部“输血”的方式帮助无律师县。朱征夫强调,通过培养本地律师,让他们实现自我“造血”同样是一项重要工作。
  这项工作也一直在进行当中。
  目前培养本地人才是律协和很多援藏律师的工作目标。不少援藏律师所在的律所还出资为县里创办免费的司法考试培训班,宣传和鼓励当地有条件有兴趣的年轻人参加司法考试。
  “培养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留住他们。”何宁寿的这句话郭宏深有体会。
  “本地律师更熟悉当地情况,也知晓当地语言、表达方式和宗教风俗等,这些要比援助律师更有优势。”在琼结县,郭宏有意培养了一些有学法律意向,尤其是懂藏汉双语的年轻人。
  “以后当上律师,我就走出这里,到大城市去。”每每听到这样的话语,郭宏都会选择沉默,她无法要求这些孩子留在这里,毕竟当地的经济发展很难让他们见识到更多案件;稀缺的案源更可能导致他们的生活更加拮据。
  除了继续发展经济外,目前西藏律协也在和政府、全国律协一起研究建立国资律师事务所,通过将本地律师纳入编制,给予补助等措施,留住人才。
 “这还需要政府财政的支持与帮助。”何宁寿希望,今后能通过“输血”与“供血”的结合,让无律师县问题永不反弹,让当地的法律资源不断完善。

相关阅读

5.1后不穿律师袍出庭小心被退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

“律师行业形象提升年”:咱们律师有力量!

最高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正式开通

【上海】律师阅卷不用再去法院



重庆律大人工作室专注律师互联网营销技术服务,始创于2016年,多年来深耕律师行业网络营销全渠道拓展,包括律师律所电脑+移动网站制作、SEM全网营销、百度关键词优化排名、新闻稿营销、只是问答平台营销等,低成本高效率帮助律所律所通过网络宣传品牌拓展有效案源,真正将律所品牌价值和专业能力通过互联网宣传到潜在客户。

在线咨询
  • 134-52000-162

  • 16661988

全时在线,如未回复请留下联系方式

微信咨询